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970970.com > 正文阅读

作文《2010年第一场雪

发表日期:2019-09-08 12:53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看,那笔直的水泥路上已经盖上了一条长长的白地毯,那么纯洁,那么晶莹,看起来,真叫人不忍心把脚踩上去。

  四季常青的松树、柏树上,挂满了白绒绒的雪球,微风吹过,树枝一颤一颤的,仿佛向我们点头问好。那圆形的大花坛里,本来已经叶枯花落的各种花木,这个时候都开满了朵朵“白花”。往日绚丽多彩的大地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。再看看光秃秃的梧桐树上挂着银条儿,苍翠的松枝上聚集着玉团儿。一阵风吹来,那银条儿,玉团儿,从枝上、叶上翻着根头坠了下来,有的跌入厚厚的积雪中,“噗”的一声不见了。有的化作点点玉屑,如烟、如雾、如尘,在空中自由地飞舞.

  一路上,我踩着那白色似的雪地上,软绵绵的,脚下发出有节奏的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,组成了一曲欢乐的交响曲,好像在唱“冬天到了,冬天到了……”路边的树木上压满了厚厚的雪,树上开满了雪白的“花”,真是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我被这迷人的景色陶醉了。

  男同学一个个生龙活虎,他们最感兴趣的是打雪仗。操场上“杀声震天”,只见白白的雪团像一道道流星闪过,又炸开一阵阵白色的雪雾。

  我们女同学喜欢滚雪球、堆雪人。七八个人一起滚两个大小不同的雪球,摞起来。再把眼睛、鼻子、嘴都做好,安在上面。不一会功夫,一个胖乎乎、与圆滚滚的雪人便歪着脑袋,向我们微笑了。

  俗话说:“冬天麦盖三层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”,意思是冬天雪下得越厚,来年一定有个好丰收的。

  下雪了!虽畏惧寒冬,却由衷地喜爱雪,无比兴奋地在雪中转了几个圈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,去迎接盈盈飘下的白色花瓣,衣服上,帽子上,围巾上都白了一层,才不情愿地被同伴拽进了伞里,只好静静聆听雪花落在伞上的声音,那么轻柔、动人,像母亲呵护婴儿的吟唱,又像恋人耳边的低语。于是,整个天地之间便像一个温柔的陷阱,让人不知不觉醉了,深深地醉了。

  家乡的雪难得下得这么缤纷了,经过雪花一个下午的打扮,整个世界已经纯美得无可挑剔了。我想我是被那满眼的白给镇住了,不禁轻轻哼起了《雪人》,自己把自己感动了。

  晚上,禁不住打开门,到外面看看。黑夜在雪的映衬下透出一种温柔而朦胧的光,第一次发现夜这么静谧而且美丽,让人产生太多浪漫的情怀,恨不能披着白白的纱像精灵一样舞起来,那我一定会努力跳出我最美妙的舞姿,也来一次“嫦娥舒广袖,目为忠魂舞”,而我似乎真的想挪动我的脚步了。突然,妈妈喊我进屋,因为外面雪还在飞,我想人有时候情不自禁会发傻。是啊,夜色太诱人了。

  第二天,信步到屋后的林子里转转,杉树林没有什么美景可言,很庆幸老爸始终留着那片竹林,因为被雪装饰的竹林很有那么点境界。竹叶上积下一层不算薄的雪花,在微风中摇曳,便又粉一样扬出去。面对此情此景,再多的忧愁、烦闷都被抛到九霄云外,心胸被涤荡得特别开阔,心情顿时清澈了几分。竹的雅,雪的纯,实在是脱俗的搭配,给心灵以震撼、净化。

  突然想到,这临风飞舞的白色精灵会不会感到寂寞呢?我想会吧,她那么高雅纯洁,在纷繁芜杂的世间注定寂寞吧。但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引起一些人的反思,给那些黯淡的心灵注入光亮。而那些文人墨客应该更加欣赏自己坚持的孤独了吧。要知道,雪花唱了几千年不变的寂寞,却固执地保持着最初纯真的模样。

  让我在雪花飞满天的日子里,许个小小心愿:让每个美丽的梦都长出彩色的翅膀,飞到它想去的地方,让以后的日子线.

  “看啊,下雪了!”我被这声音吸引到了走廊上,往外一看,确实不错,很小的雪花缓缓飘落,我的心不禁生出一分喜悦,盼望着它能带给我们一场真正的大雪,又过不久,城市已经被这轻柔的雪花轻轻的覆盖了一层。每一片雪花都轻柔地盘旋着落下,成了大地上一层雪的一小部分,每一片雪花又汇成了让大地银装素裹的美景。

  面对着雪,我想吟诵几句学过的诗歌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看来,大自然赋予我们的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。我虽然不能说,但是,我可以听,听雪的声音。

 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,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,或飞翔,或盘旋,或直直地快速坠落,铺落在地上,在这一刻,一切都是美好的,一都是寂静的,站在窗前,那片片雪花的欢声笑语却在我耳边响起。它们的欢乐,我听得到。

  雪还未停,孩子们就忍不住出来玩了,打雪仗、滚雪球,虽然雪花还在飘零,他们却不顾家长的反对,玩得不亦乐乎,充斥着童年的欢乐。雪任凭我们把它们捏成毛茸茸的雪球,然后互相砸来砸去。他的身体虽被砸得七零八落,四处飞溅,但他们从不抱怨,给我们快乐,就是它的快乐。它以其特有的语言给我们心灵的温暖,这种声音,我听得到。

  瑞雪兆丰年,大年初八下雪应该是一年的好兆头。雪花缓缓飘落,配合着爆竹的响声,给人以喜庆。我喜欢静静地看着雪,看雪悄然落下,听雪微弱的声音,心里会有安详幸福的感觉。我又看到一群打雪仗的孩子,在道路上左躲右闪。我看见草坪上,一层雪覆盖着嫩叶,保护着它们。他们因担此重任而感到骄傲的声音,我听得到。

  地上纯洁的雪沐浴着阳光,享受最后一刻的欢乐。他们在为自己即将结束的生命哭泣吗?不,他们在笑,在自豪,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将欢乐播撒到了人间。奉献了生命,发挥所长,它们是伟大的,他们一生中的欢乐,我听得到。

  早晨六点多钟,我刚起床,就听见爸爸说外面下雪啦!我听后,连忙跑到窗外一看,啊!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,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,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,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 裹。我不禁想起一句诗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真美呀!

  那雪花洁白如玉,它是天宫派下的小天将,还是月宫桂树上落下的玉叶呢?雪花像美丽的玉色蝴蝶,似舞如醉;像吹落的蒲公英;似飘如飞;像天使赏赠的小白花儿;忽散忽聚,飘飘悠悠,轻轻盈盈,无愧是大地的杰作!只见眼前的雪花像蝴蝶一样调皮,一会儿落在屋檐下,一会落在树枝上,还不时飘在行人的脸上。

  看,雪中的人儿,不,是朝气蓬勃的同学们,追呀,跑呀,跳呀,笑呀,与青松并立。雪下得更大了,变成了鹅毛大雪。我和同学们走出教室,跑到操场上,不管天气多么冷,雪下的多么大,就算雪大到我们热乎乎的脸上也不在乎,因为我们实在是太高兴、太开心呀!又可以打雪仗、堆雪人。

  雪是冬的使者,尤其是这第一场雪,它预报着冬天的到来,我爱雪花,因为它美丽、纯洁、无私,能给大地带来欢乐。

  现在已是隆冬时节,跨入新年也近半个月了,气温犹如坐“过山车”忽上忽下,天气犹如“玩变脸”忽阴忽晴,常常是冬雨连绵不绝,时常是北风咆哮肆虐,经常是乌云翻滚不见太阳,却迟迟未见雪的芳踪。我的心里仍旧揣着不灭的梦想,仍然怀着深深的渴望,用一种淡定从容而又美丽的_/心情,在静静地等待冬季的嘉宾——雪花的到来。

  这几日冷空气活动频繁,导致气候变化无常。气象台预报近期内会有一股强冷空气大举南下,受此影响除气温会大幅度下降外,还将伴随着大雨大风天气。如果温度降落过于迅速还会出现雨夹雪的情况。听到可能要下雪的消息,我也没有过多的惊喜,无数次的盼望,多少回的失望,年年祈盼,年年落空,让我已能平心静气地面对一切。

  元月日的中午,阴暗的天空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,渐渐地冬雨越来越密,越下越大,由如丝的小雨变成了如珍珠粒般的中雨,等到晚上下班之时已然成了倾盆大雨。我穿着雨披,推着车子冲进了暴雨编织的无边雨幕之中。天空如漏了一般,雨水如注不停地往下倒,再加上呼啸的大风做帮凶,小小的、薄薄的雨衣根本就遮挡不住狂风骤雨的袭击,我骑着车迎着凄冷的雨小心谨慎地行驶着,一颗颗冰凉的雨滴顺着脖颈处的空隙慢慢地溜入衣服内层,一滴挨着一滴,轻轻地滑过咽喉,经过胸前温暖的肌肤,最后缓缓地渗入到内衣里,不一会衣服就湿了一大片。冷与热的交织,凉与温的混合,冰与暖的综合,一种全新的体验,一种别样的感觉,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,松开一只手去抓紧领口,妄图阻止雨滴的继续入侵,可是很快我就知道这样做是徒劳的,风雨作用下,雨水是无孔不入,没法控制的,这时由于路太滑车子一歪险些摔倒,我立刻放弃了阻断雨珠的做法,双手握紧手把,收敛心神,全神贯注地骑车,不再去理会衣服是否潮湿了。

  平时二十分钟的路程,今天竟然用了近四十分钟,当我平安到家时,浑身上下已无一处是干燥的,从上到下滴着水,感觉寒冷入骨,寒风吹来,我瑟瑟发抖,直打喷嚏。将车停好就冲进家门收拾衣服洗澡,热水的浸泡驱散了体内积聚的寒气,周身方才有了一丝的暖意。本来今晚要送儿子去上补习班的,但天气如此恶劣,出于安全考虑,[“安全重于一切”嘛],我放弃了,最终屈服于风雨的淫威下。

  大雨下了一夜,元月日(周六)早晨,天终于止住了哭泣。看得出天空的_/心情不佳,灰蒙蒙的,显得阴暗不定,气温也略有下降,有寒意。天气预报所说的大雨已然兑现,降温也明显,只是雪没有如期而至。傍晚时分,小雨又在天空中随意飘舞了。

  今夜特别的静,四周无声。结束了一天的忙碌,我斜靠在柔软的床头,拿过喜爱的书籍仔细地翻阅着。在夜深人静之时,一手端茶,一手执卷,细细地品读已成了习惯。唯有此时才能远离喧嚣与浮躁,不受外界干扰,没有琐事缠身,专心致志地欣赏钟爱的文字,尽情地在文学的海洋里徜佯,在博大精深的汉语言魅力中陶醉。

  沉浸在美妙世界中的我,突然听到窗外有异样的声响,那样轻微,那么柔和。虽然无声无息,尽管蹑手蹑脚,但我仍然感觉到了,我的心快速地跳动了一下,有种强烈的预感: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就要实现了!不由地又想起家乡的雪夜。每到下雪前乌云总是压得很低,天阴的很沉,万物都变得鸦雀无声,四处静的令人窒息。这时候最让人留恋的就是那温暖的被窝,于是劳碌了一天的人们都早早地躺到床上,在一片静谧中安然入梦。

  我直起了身子,透过窗帘的缝隙努力向外眺望。窗外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,隐约间似乎有许多小白点闪过。我心里一阵狂喜,看看钟表,时间是元月日零晨。这一刻南京迎来了年的第一片雪花。因为怕冷,我没有起身。只是卧床静观雪飘,聆听雪落。

  这场雪姗姗来迟,来的很不容易,甚至于有些拖拖拉拉,它经历了半个冬季的企盼,它经过了两天雨夹雪的铺垫才翩然而至。灵动的雪花终于在天空中飘起了,起初花瓣较小,渐渐的,雪越下越大,零零星星的雪点,变成了纷纷扬扬的雪花漫天飞舞,顷刻间就为大地披上了银装;晶莹剔透的雪花迎着寒风跳起了优美的舞蹈——天女散花,刹那间,就将南京城装扮得一片银白。久违的大雪,在整个城市里肆意扩张着自己的势力,在天地间倾情演绎着经典的一幕——天鹅湖。白雪皑皑、玉树琼枝,嘎吱作响的路面,让南京城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天地。雨雪将空气中飘荡的浮尘、灰霾洗涤的干干净净。雾霾困扰中的灰蒙蒙的天气,一下子被驱逐出境,取而代之的是碧空万里。

  由于地表温度高,雪花降落到地面瞬即就消融化作了冰水。只有屋顶、树梢、背阴地等处积攒了厚厚的一层雪。周日清晨,我拿着相机,顶着雪花,和爱人跑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抢拍雪景。省委大院内有一片低洼地,地底下是一座车库,车库的上面栽种着成片的、生长茂密的桔子林,这里比较静幽,隐蔽,鲜为人知。我和爱人慢慢地穿越树林和灌木丛,踩着铺满白雪的落叶,拽着树枝,小心翼翼地沿陡坡缓缓走向盆地。到达谷底后站定放眼望去,平整的雪地犹如一块松软的天然地毯,让人产生一种想躺上去的冲动;墨绿的桔子树枝上戴着漂亮的雪帽,在白雪的映衬下愈发地精神,远处隐隐绰绰的景致全部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。

  下雪天,最开心的要属孩子们了。波波兴奋地和小伙伴们在空旷的雪原中,高兴地大喊大叫,回声在天空中盘旋,他们在雪地中来回地奔跑着,相互地追逐着,留下一串串歪歪斜斜的脚印。孩子们时而堆雪人,时而打雪仗,时而捉迷藏,玩的不亦乐乎,揉成团的雪弹在头顶上来回穿梭。孩子们的小脸、小手都冻得通红,但他们全然不顾,忘我的嬉戏着;孩子们的衣服上、头顶上都落着雪,变成一个个鲜活的小雪人,但他们完全不知,尽情的玩耍着!

  看着玩的开心的孩子们,我的思绪不知不觉地又飘回了故乡,飞到了家乡那被白雪覆盖着的一望无垠的田野,来到了故乡熟悉的四合院和那饱经沧桑、见证我成长的老屋前。从在雪地中打滚的波波身上,仿^***看到了儿时的我,又忆起那无忧无虑、难忘的童年时光。看着如糖的白雪,望着那如银蝶般飞跃的雪花,我也忍不住蹲下身,用手捧起一捧仔细端详,冷的雪在热的手心里一点一点地融化,最后只剩几滴水珠在手心里滚动着。顾不上手冷,我堆起了雪人,正玩的起劲,捏的开心,突然听见爱人喊我,我抬起头来答应着,“喀擦”一声,留下了一张笑魇如花的影像:穿红衣、满脸灿烂笑容的我正蹲在雪地上双手捧雪造雪人。

  南方的雪潮湿,不像北方的雪那么干燥,存留的时间非常短,这边下着那边化着。看着久违的雪,望着厚的雪地,不管衣服是否会湿了,我轻轻地躺倒在雪地上,重温了一回儿时的快乐,过了把瘾。

  我来回地走动着,闪光灯不停地亮,不断按着快门,用数码相机把一处处雪景一一定格,将一个个精彩的瞬间化为永恒,作为珍贵的记忆永远收藏。

  每到冬季我就非常怀念故乡的雪,有着很深的爱雪、恋雪情结。儿时最喜欢下雪天,因为可以在冰雪的天地里尽性地玩雪、滑冰,可以与雪零距离接触。那时对别人踩出的小路不屑一顾,喜欢故意走在有雪的地方,把雪地鞋打得湿乎乎的;还有意的跌倒,趁机在雪地中打个滚,大笑着爬起来时浑身沾满了雪。北方的冬天,虽然屋外天寒地冻,但房内却是温暖如春,每到这时妈妈农闲在家,我们放学回家一进门就可以吃到烤得焦黄的馒头片,以及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花生、瓜子、红薯等小零物。妈妈会疼爱的拍去我们衣服上的雪片,催促我们把潮湿的鞋子脱下来放置在旺旺的炉火旁烘干,然后端上热气腾腾、香喷喷的饭菜,看着饥肠漉漉的我们狼吞虎咽的吃下;夜晚,我们会围坐在暖和的火炉边,和爸爸一起阅读当天的报纸和课外书,听爸爸讲一些趣事。雪花承载着我对家乡的眷恋,寄托着我对亲人的思念,那冰封的、白雪飘舞的北国是我永远的牵挂。

 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,南北方的冬天都越变越暖和,雪也越来稀少,愈发地罕见。北方都难觅雪的影迹更何况是温润的江南呢?南京已有两年没下雪了,入冬以来,一直都是冷冷的冬雨唱主角。如今盼来了的这场雪,虽然没有家乡的雪那么迷人,那么自然飘逸,那么洁白无暇,那么酣畅淋漓,但总算是了结了我的心愿,我已是很满足。对于这样的一个城市,面对暖冬的大趋势,还能有这样的一场雪,已经是很不错了。不能知晓雪花是否会渐渐地从这个地球上消逝,也不能预知日后是否能再欣赏到动心的雪之舞,但我知道雪花永远不会从我的记忆中消亡,因为它存于我的内心,藏于我的脑海。

  在宁静的冬日,人们等待的那一场雪已飘落在苍茫的原野。那是最初的水给予冬日的圣洁,那是和雪一样洁白心灵的期盼。没有雪的冬天不能称其为冬天。

  雪是冬的意象。雪是这个季节特有的风景。雪是这个星球最纯粹的语言。雪是冬的灵魂。

  雪原静若处子。雪原的背后是一座圣洁的雪峰,固守着那份珍贵的贞洁,站在天边审视着我所居住的城市.

  远处有无数双眼睛,清澈如水,在阅读着雪原的孤独。通向雪原的路,此刻没有一双脚印。只有那一株株红梅在雪原上怒放。梅的芬芳随风飘送,那是雪的芳香。如火的梅花点燃了那片原野。雪原升腾着白色的火焰。

  “窗含西岭千秋雪”,是何等壮美的意境。雪落在村庄,像给淡泊的乡村生活注入了新鲜的盐粒。那温暖的颜色,如一朵朵微笑的棉花。

  乡村渴望着这样的雪天,农人们在雪天里伫望来年的喜悦,然后以雪天作背景,以滴落的檐水为音乐,围坐火塘,暖一壶烈酒与雪交谈。

  没有冻结的牛铃摇响乡村的歌谣。被雪覆盖的田园上,那麦苗和雪亲切地耳语。农具在雪天醒着,跟着农具后的脚印,是通向丰收的路。

  雪落在城市,成了一道风景。那些人群如雁阵般欣喜。那些修饰的眼睛和浮躁的市声,那些涂抹的红唇和化妆的倩影,该怎样读懂雪的博大和朴素,该怎样领悟雪纯净的语言,该怎样颂扬雪无私的品格?

  能够读懂雪的高贵的城市人,都以雪为陪衬,用相机把自己和雪融在一起,放大成永恒的记忆,希望人生如雪一样洁白,希望心灵像雪一样纯净。

  我们都曾以纯净的微笑和欢乐,用雪的纯净雕塑想象的房舍、村庄和意念中的城市。

  雪夜,该有多少点燃的蜡烛,在倾听着天空飘洒的言语;该有多少诗人升腾着灵感的火焰,澎湃着艺术的激情,吟唱着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壮美;该有多少跃跃欲试的画家无力画出雪洁白的精神;该有多少涌动的琴声用音符描绘着春的来临,再灵巧的手指怎能弹出落雪美妙的音韵;该有多少含苞的迎春花藤伸出梦境之外,每一簇结开的苞蕾酝酿着春天的经历;该有多少爱雪的人,想象落雪的情景,喜悦如雨,潮湿的心灵,长出新绿的叶片;该有多少情人,借每一片雪花,飘飞着对爱情和人生的祝福。

  沧桑岁月,天荒地老。雪显得无与伦比的崇高。崇高的是雪一生的干净,崇高的是雪洁白的精神。

  “看啊,下雪了!”我被这声音吸引到了走廊上,往外一看,确实不错,很小的雪花缓缓飘落,我的心不禁生出一分喜悦,盼望着它能带给我们一场真正的大雪,又过不久,城市已经被这轻柔的雪花轻轻的覆盖了一层。每一片雪花都轻柔地盘旋着落下,成了大地上一层雪的一小部分,每一片雪花又汇成了让大地银装素裹的美景。

  面对着雪,我想吟诵几句学过的诗歌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看来,大自然赋予我们的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。我虽然不能说,但是,我可以听,听雪的声音。

  大雪纷纷扬扬落下,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,或飞翔,或盘旋,或直直地快速坠落,铺落在地上,在这一刻,一切都是美好的,一都是寂静的,站在窗前,那片片雪花的欢声笑语却在我耳边响起。它们的欢乐,我听得到。

  雪还未停,孩子们就忍不住出来玩了,打雪仗、滚雪球,虽然雪花还在飘零,他们却不顾家长的反对,玩得不亦乐乎,充斥着童年的欢乐。雪任凭我们把它们捏成毛茸茸的雪球,然后互相砸来砸去。它的身体虽被砸得七零八落,四处飞溅,但它们从不抱怨,给我们快乐,就是它的快乐。它们以其特有的语言给我们心灵的温暖,这种声音,我听得到。

  雪花缓缓飘落,配合着爆竹的响声,给人以喜庆。我喜欢静静地看着雪,看雪悄然落下,听雪微弱的声音,心里会有安详幸福的感觉。我又看到一群打雪仗的孩子,在道路上左躲右闪。我看见草坪上,一层雪覆盖着嫩叶,保护着它们。他们因担此重任而感到骄傲的声音,我听得到。

  地上纯洁的雪沐浴着阳光,享受最后一刻的欢乐。他们在为自己即将结束的生命哭泣吗?不,他们在笑,在自豪,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将欢乐播撒到了人间。奉献了生命,发挥所长,它们是伟大的,他们一生中的欢乐,我听得到。

  今天,我们终于盼到了这个冬季的第一场雪。上午,雪慢慢地飘落下来,同学们打开窗帘,欣赏形状各异的雪花。

  放学后,我和妈妈在小区院子里玩雪,只见大片大片的雪花从银灰色的天空悠悠地飘下来,象漫天白色的蝴蝶迎风飞舞着,真是美不胜收。我们开始打雪仗,妈妈把我打的东躲西藏,狼狈不堪,妈妈高兴的象个孩子。玩累了,我们坐在草坪边椅子上休息,雪花继续密密地飘着,象织成一面白网,丈把远以外就什么也看不清楚,一片朦胧,只有灰色的周围飞着成千上万的白点。

  我们回到家,我又忍不住从窗户望出去,天地间象挂着一床白色的幔帐,白茫茫的一片。雪后的晚上,房屋披着雪,城墙象白色的巨龙,伸向远远的灰蒙蒙的暮色烟霭里。

  展开全部下雪了?下雪了!是在做梦吗?不是!成都,我出生以来几乎从未见过它下过雪。今天,是个特殊的日子,是多少年一见的日子呵!

  虽然这雪比不上北京、西岭雪山的雪,虽然它落地而化,虽然它怎么也形不成积雪。但是,正因为它的“落地而化”,才比别的雪更具有一番韵味。

  你瞧,伸出手掌,接住一个六角形的小雪花,它是那样的娇小,那样的晶莹,在掌心中一下就化了,化为了一滴晶莹剔透的小水滴,“啪嗒”一声落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上,一瞬即逝。

  真美!看着那满天飞舞的雪花,我忽然觉得:这样的玲珑剔透、洁白如玉的雪花,一定不是凡间之物!只是不知道,它们究竟是天公派出的小天将?还是天宫桂树上落下的玉叶?雪花在我身边纷飞,仿佛置身于仙境。即使回到家中,仍忍不住向窗外眺去,雪花们似乎又换了一种“造型”。它们像小银点、像小雨点,像杨柳花,纷纷扬扬,为我们挂起白茫茫的天幕雪帘,抬头透过稀疏的雪帘望去,那远处的高楼大厦,隐隐约约,好像在雾中,宛如在云里,显得特别美丽!

  我趴在窗边,看得如痴如醉,这些小天使像烟一样轻,银一样白,飘飘洒洒,纷纷扬扬,从天而降的小天使,亲吻着久别的大地……

  展开全部现在已是隆冬时节,跨入新年也近半个月了,气温犹如坐“过山车”忽上忽下,天气犹如“玩变脸”忽阴忽晴,常常是冬雨连绵不绝,时常是北风咆哮肆虐,经常是乌云翻滚不见太阳,却迟迟未见雪的芳踪。我的心里仍旧揣着不灭的梦想,仍然怀着深深的渴望,用一种淡定从容而又美丽的_/心情,在静静地等待冬季的嘉宾——雪花的到来。这几日冷空气活动频繁,导致气候变化无常。气象台预报近期内会有一股强冷空气大举南下,受此影响除气温会大幅度下降外,还将伴随着大雨大风天气。如果温度降落过于迅速还会出现雨夹雪的情况。听到可能要下雪的消息,我也没有过多的惊喜,无数次的盼望,多少回的失望,年年祈盼,年年落空,让我已能平心静气地面对一切。元月日的中午,阴暗的天空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,渐渐地冬雨越来越密,越下越大,由如丝的小雨变成了如珍珠粒般的中雨,等到晚上下班之时已然成了倾盆大雨。我穿着雨披,推着车子冲进了暴雨编织的无边雨幕之中。天空如漏了一般,雨水如注不停地往下倒,再加上呼啸的大风做帮凶,小小的、薄薄的雨衣根本就遮挡不住狂风骤雨的袭击,我骑着车迎着凄冷的雨小心谨慎地行驶着,一颗颗冰凉的雨滴顺着脖颈处的空隙慢慢地溜入衣服内层,一滴挨着一滴,轻轻地滑过咽喉,经过胸前温暖的肌肤,最后缓缓地渗入到内衣里,不一会衣服就湿了一大片。冷与热的交织,凉与温的混合,冰与暖的综合,一种全新的体验,一种别样的感觉,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,松开一只手去抓紧领口,妄图阻止雨滴的继续入侵,可是很快我就知道这样做是徒劳的,风雨作用下,雨水是无孔不入,没法控制的,这时由于路太滑车子一歪险些摔倒,我立刻放弃了阻断雨珠的做法,双手握紧手把,收敛心神,全神贯注地骑车,不再去理会衣服是否潮湿了。

  平时二十分钟的路程,今天竟然用了近四十分钟,当我平安到家时,浑身上下已无一处是干燥的,从上到下滴着水,感觉寒冷入骨,寒风吹来,我瑟瑟发抖,直打喷嚏。将车停好就冲进家门收拾衣服洗澡,热水的浸泡驱散了体内积聚的寒气,周身方才有了一丝的暖意。本来今晚要送儿子去上补习班的,但天气如此恶劣,出于安全考虑,[“安全重于一切”嘛],我放弃了,最终屈服于风雨的淫威下。

  大雨下了一夜,元月日(周六)早晨,天终于止住了哭泣。看得出天空的_/心情不佳,灰蒙蒙的,显得阴暗不定,气温也略有下降,有寒意。天气预报所说的大雨已然兑现,降温也明显,只是雪没有如期而至。傍晚时分,小雨又在天空中随意飘舞了。

  今夜特别的静,四周无声。结束了一天的忙碌,我斜靠在柔软的床头,拿过喜爱的书籍仔细地翻阅着。在夜深人静之时,一手端茶,一手执卷,细细地品读已成了习惯。唯有此时才能远离喧嚣与浮躁,不受外界干扰,没有琐事缠身,专心致志地欣赏钟爱的文字,尽情地在文学的海洋里徜佯,在博大精深的汉语言魅力中陶醉。

  沉浸在美妙世界中的我,突然听到窗外有异样的声响,那样轻微,那么柔和。虽然无声无息,尽管蹑手蹑脚,但我仍然感觉到了,我的心快速地跳动了一下,有种强烈的预感: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就要实现了!不由地又想起家乡的雪夜。每到下雪前乌云总是压得很低,天阴的很沉,万物都变得鸦雀无声,四处静的令人窒息。这时候最让人留恋的就是那温暖的被窝,于是劳碌了一天的人们都早早地躺到床上,在一片静谧中安然入梦。

  我直起了身子,透过窗帘的缝隙努力向外眺望。窗外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,隐约间似乎有许多小白点闪过。我心里一阵狂喜,看看钟表,时间是元月日零晨。这一刻南京迎来了年的第一片雪花。因为怕冷,我没有起身。只是卧床静观雪飘,聆听雪落。

  这场雪姗姗来迟,来的很不容易,甚至于有些拖拖拉拉,它经历了半个冬季的企盼,它经过了两天雨夹雪的铺垫才翩然而至。灵动的雪花终于在天空中飘起了,起初花瓣较小,渐渐的,雪越下越大,零零星星的雪点,变成了纷纷扬扬的雪花漫天飞舞,顷刻间就为大地披上了银装;晶莹剔透的雪花迎着寒风跳起了优美的舞蹈——天女散花,刹那间,就将南京城装扮得一片银白。久违的大雪,在整个城市里肆意扩张着自己的势力,在天地间倾情演绎着经典的一幕——天鹅湖。白雪皑皑、玉树琼枝,嘎吱作响的路面,让南京城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天地。雨雪将空气中飘荡的浮尘、灰霾洗涤的干干净净。雾霾困扰中的灰蒙蒙的天气,一下子被驱逐出境,取而代之的是碧空万里。

  由于地表温度高,雪花降落到地面瞬即就消融化作了冰水。只有屋顶、树梢、背阴地等处积攒了厚厚的一层雪。周日清晨,我拿着相机,顶着雪花,和爱人跑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抢拍雪景。省委大院内有一片低洼地,地底下是一座车库,车库的上面栽种着成片的、生长茂密的桔子林,这里比较静幽,隐蔽,鲜为人知。我和爱人慢慢地穿越树林和灌木丛,踩着铺满白雪的落叶,拽着树枝,小心翼翼地沿陡坡缓缓走向盆地。到达谷底后站定放眼望去,平整的雪地犹如一块松软的天然地毯,让人产生一种想躺上去的冲动;墨绿的桔子树枝上戴着漂亮的雪帽,在白雪的映衬下愈发地精神,远处隐隐绰绰的景致全部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。

  下雪天,最开心的要属孩子们了。波波兴奋地和小伙伴们在空旷的雪原中,高兴地大喊大叫,回声在天空中盘旋,他们在雪地中来回地奔跑着,相互地追逐着,留下一串串歪歪斜斜的脚印。孩子们时而堆雪人,时而打雪仗,时而捉迷藏,玩的不亦乐乎,揉成团的雪弹在头顶上来回穿梭。孩子们的小脸、小手都冻得通红,但他们全然不顾,忘我的嬉戏着;孩子们的衣服上、头顶上都落着雪,变成一个个鲜活的小雪人,但他们完全不知,尽情的玩耍着!

  看着玩的开心的孩子们,我的思绪不知不觉地又飘回了故乡,飞到了家乡那被白雪覆盖着的一望无垠的田野,来到了故乡熟悉的四合院和那饱经沧桑、见证我成长的老屋前。从在雪地中打滚的波波身上,仿^***看到了儿时的我,又忆起那无忧无虑、难忘的童年时光。看着如糖的白雪,望着那如银蝶般飞跃的雪花,我也忍不住蹲下身,用手捧起一捧仔细端详,冷的雪在热的手心里一点一点地融化,最后只剩几滴水珠在手心里滚动着。顾不上手冷,我堆起了雪人,正玩的起劲,捏的开心,突然听见爱人喊我,我抬起头来答应着,“喀擦”一声,留下了一张笑魇如花的影像:穿红衣、满脸灿烂笑容的我正蹲在雪地上双手捧雪造雪人。

  南方的雪潮湿,不像北方的雪那么干燥,存留的时间非常短,这边下着那边化着。看着久违的雪,望着厚的雪地,不管衣服是否会湿了,我轻轻地躺倒在雪地上,重温了一回儿时的快乐,过了把瘾。

  我来回地走动着,闪光灯不停地亮,不断按着快门,用数码相机把一处处雪景一一定格,将一个个精彩的瞬间化为永恒,作为珍贵的记忆永远收藏。

  每到冬季我就非常怀念故乡的雪,有着很深的爱雪、恋雪情结。儿时最喜欢下雪天,因为可以在冰雪的天地里尽性地玩雪、滑冰,可以与雪零距离接触。那时对别人踩出的小路不屑一顾,喜欢故意走在有雪的地方,把雪地鞋打得湿乎乎的;还有意的跌倒,趁机在雪地中打个滚,大笑着爬起来时浑身沾满了雪。北方的冬天,虽然屋外天寒地冻,但房内却是温暖如春,每到这时妈妈农闲在家,我们放学回家一进门就可以吃到烤得焦黄的馒头片,以及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花生、瓜子、红薯等小零物。妈妈会疼爱的拍去我们衣服上的雪片,催促我们把潮湿的鞋子脱下来放置在旺旺的炉火旁烘干,然后端上热气腾腾、香喷喷的饭菜,看着饥肠漉漉的我们狼吞虎咽的吃下;夜晚,我们会围坐在暖和的火炉边,和爸爸一起阅读当天的报纸和课外书,听爸爸讲一些趣事。雪花承载着我对家乡的眷恋,寄托着我对亲人的思念,那冰封的、白雪飘舞的北国是我永远的牵挂。

 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,南北方的冬天都越变越暖和,雪也越来稀少,愈发地罕见。北方都难觅雪的影迹更何况是温润的江南呢?南京已有两年没下雪了,入冬以来,一直都是冷冷的冬雨唱主角。如今盼来了的这场雪,虽然没有家乡的雪那么迷人,那么自然飘逸,那么洁白无暇,那么酣畅淋漓,但总算是了结了我的心愿,我已是很满足。对于这样的一个城市,面对暖冬的大趋势,还能有这样的一场雪,已经是很不错了。不能知晓雪花是否会渐渐地从这个地球上消逝,也不能预知日后是否能再欣赏到动心的雪之舞,但我知道雪花永远不会从我的记忆中消亡,因为它存于我的内心,藏于我的脑海。

  展开全部“看啊,下雪了!”我被这声音吸引到了走廊上,往外一看,确实不错,很小的雪花缓缓飘落,我的心不禁生出一分喜悦,盼望着它能带给我们一场真正的大雪,又过不久,城市已经被这轻柔的雪花轻轻的覆盖了一层。每一片雪花都轻柔地盘旋着落下,成了大地上一层雪的一小部分,每一片雪花又汇成了让大地银装素裹的美景。面对着雪,我想吟诵几句学过的诗歌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看来,大自然赋予我们的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。我虽然不能说,但是,我可以听,听雪的声音。大雪纷纷扬扬落下,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,或飞翔,或盘旋,或直直地快速坠落,铺落在地上,在这一刻,一切都是美好的,一都是寂静的,站在窗前,那片片雪花的欢声笑语却在我耳边响起。它们的欢乐,我听得到。

  雪还未停,孩子们就忍不住出来玩了,打雪仗、滚雪球,虽然雪花还在飘零,他们却不顾家长的反对,玩得不亦乐乎,充斥着童年的欢乐。雪任凭我们把它们捏成毛茸茸的雪球,然后互相砸来砸去。他的身体虽被砸得七零八落,四处飞溅,但他们从不抱怨,给我们快乐,就是它的快乐。它以其特有的语言给我们心灵的温暖,这种声音,我听得到。

  瑞雪兆丰年,大年初八下雪应该是一年的好兆头。雪花缓缓飘落,配合着爆竹的响声,给人以喜庆。我喜欢静静地看着雪,看雪悄然落下,听雪微弱的声音,心里会有安详幸福的感觉。我又看到一群打雪仗的孩子,在道路上左躲右闪。我看见草坪上,一层雪覆盖着嫩叶,保护着它们。他们因担此重任而感到骄傲的声音,我听得到。

  地上纯洁的雪沐浴着阳光,享受最后一刻的欢乐。他们在为自己即将结束的生命哭泣吗?不,他们在笑,在自豪,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将欢乐播撒到了人间。奉献了生命,发挥所长,它们是伟大的,他们一生中的欢乐,我听得到。